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品牌日誌 VOL.2 湯學長

2018-10-17
品牌日誌的第二篇,找來22創辦人聲堯與伊婷的大學學長,他才華洋溢、思路清晰、對單車狂熱,是我們認識的人之中,最有魅力的人類之一。
Q1. 你是誰,跟22的關係?
A:我是湯瑞峮,游聲堯的大學學長,之前曾經幫22設計過網站跟拍照,在大學時期我們的交情就滿好的,常一起打球,聲堯也曾經在我的某個project裡出過力,幾年前。我先迷上了自行車,入了坑,然後一個不小心手肘碰到他,他也跟著一起掉進坑裡了~之後我們就常常一起討論、一起敗家、一起騎車,這樣。
 
Q2. 你生活中最大的樂趣是什麼?
A:經典自行車,或是多數車友所謂的鋼管車。除了工作以外,我的生活基本上圍繞著鋼管車在打轉:尋寶、組裝、保養、認真地騎車,周而復始。其實從小就很喜歡騎自行車,覺得踩著踏板兜風的快樂很單純很美好,但沒有認真把它當作一個學問。長大之後經濟獨立、網路資訊變得豐富,慢慢發現這是一個可以投資精神、時間、金錢的嗜好,一頭栽入後就無法自拔了。
 
Q3. 令你著迷的地方?收藏中最喜歡的一台車?
A:我喜歡機械、運動、美麗的事物,同時因為家裡開工廠,一點簡單的黑手活兒而對我來說不是難事,所以這項運動完美的結合了我的嗜好與背景,我可以親手挑選車架、零件,組裝符合自己審美觀的自行車,認真地騎,再透過反覆驗證、調整、改裝的過程,進一步了解車,也了解自己。
說起來騎車是一件痛苦與快樂並存的運動,真正陪我經歷整個過程的,其實就只有自己親手組裝的車而已,也因此對我來說,品玩古典造車工藝與騎車是無法切割的兩件事,這是一個追尋心靈、身體、機械三者之間和諧的漫長旅程。
我最鍾愛的一台車其實就是我真正投入這項活動後下手買的第一台車,我做了很多功課,用有限的預算去賭一把,好在除了尺寸稍大了一點之外,各方面的性能都讓我滿意。它陪我走過那段艱難的新手歲月,跟我最久,所以我對它最熟悉,以至於現在只要入手新車,我都會與之比較,它是我最重要的參照範例。
說起來我並不是以「收藏」的心態在從事這項活動,這點必須說明。雖然會有心儀或基於好奇想一親芳澤的車款,但唯有真正建立起緊密關係,達到某種高度的協調與共鳴感的車,才會在我心中留下份量,這點與品牌、價值、稀有度等並沒有絕對關聯。人與車相遇是緣分,相處得怎麼樣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其實跟交朋友是一樣的道理。
 
Q4. 最不能妥協的事情?
A:對細節馬虎,這種妥協令我難以忍受,比如說要組一台車、進行一項設計之前,它其實已經在我腦子裡完成了,唯有跟我腦子裡的藍圖一模一樣才算是達標,以組車來說,如果只缺少一個理想的零件,即使有其他規格相符的替代品,我多半還是選擇等待,往往一等就是兩年,為的就是實現心目中對細節的完美想像,可是現實生活中沒有辦法這麼如意,尤其是工作上某種程度還是得作出一點讓步,這真的讓人很不爽,甚至會一直牽掛在心裡,期望有一天能夠把它糾正過來。
 
Q5. 自認作過最有氣魄的事情?
A:最有氣魄的事情就是上班!因為一直以來我對上班是排斥的,總覺得那是一種精神上的約束,因此選擇不穩定的SOHO生涯長達8年,不過到了某個時間點,意識到自己對家人、朋友的責任,不能無止境地任性下去,也認清不穩定的經濟能力讓我難以承擔任何風險,因為最起碼我得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才有資格談未來。
 
Q6. 你心目中的男子漢典範是誰?
A:其實我對人的形象充滿著不信任,對於人的某些作為或精神我會感到敬佩與欣賞,但不會把這份心情延伸到「人」,因為人太複雜了,很難從一個面向去看。
真的要回答這個問題的話,我覺得「堅持」與「犧牲」是兩種最男子漢的精神,而犧牲又比堅持更MAN一點,因為堅持有時候只需要任性,但犧牲需要的是覺悟。
 
Q7. 生活在台北多久?你喜歡台北的什麼?
A:差不多12年,最喜歡陽明山~這個喜好是從騎腳踏車開始,每個禮拜上山兩次,不騎車上山就會感到鬱悶。認真覺得陽明山是台北人的寶。
 
Q8. 今年幾歲?覺得現在跟十年前的自己相比,有什麼成長?
A:今年37歲。去上班,有了責任感,也可以說更社會化了。以前的我只找有興趣的事做,或在某個情緒下才會工作,步調太自我中心,但在公司上班就不能這樣,你得按部就班的照著計劃走才會成長、有收入,同事彼此之間才會取得信任,而在之前,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Q9. 時間對你的意義是什麼?挑選生活用品的標準?
A:我覺得時間是個最好的篩子。我最喜歡的形容詞就是Classic,因為要被稱作Classic的人事物,首先就得經過時間的篩選與考驗,也因此我是個很不愛買酷炫新產品的人,所有的新鮮樣式在沒有經過時間的考驗以前,很難說服我。
 
Q10. 22所有產品中,哪一款是你的菜?
A:淬鍊黃銅。第一眼就覺得帥翻天,它讓我想到蒸汽龐克(Steampunk:以19世紀末工業時代氛圍為基礎的科幻題材),一種以低端科技建構的高度狂想。我總是對流露出濃濃類比式氛圍的產品特別有好感,機械錶本身已經是一種類比式工藝的極致典型,而黃銅錶殼與凸透鏡這種Steampunk式的細節更強化了這點。
 
題外Q11.如何在工作和興趣取得平衡?
A:這其實是一個供需的關係,工作是為了支撐我的生活,也包括興趣,所以我一定會好好的工作!其實興趣是我生活的主體,如果沒有了這些東西,我會不知道要期望什麼,也因為是真的愛,就會想辦法擠出時間。
 
『四度空間機械錶』黃銅淬鍊款,現正優惠集資中 ↓↓
 
採訪主題標籤